在一个潮湿的桥洞下。我看到了他。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还再睡。那蜷缩偶躯体不由得想起我儿子小时候的样子,睡熟了也是这个样子。所不同的是这里是全是垃圾,他们是收垃圾的孩子,每天这里就是他们栖息的家。。。。。。我的心有些的东西堵着,眼角有些湿热的东西滚落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