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河北曲阳雕刻大师-卢进桥 是我敬重的大师 ,在这里送上我的怀念和崇敬!


      卢进桥是曲阳做石雕做得最好也是最有名气的一个。但这位76岁的倔老头却一边雕着红木的佛像一边说:“光有名气有什么用,东西卖不出去也不行。”

    大师的东西会卖不出去,这倒很新鲜。老爷子抖着寿眉说“我这东西就是做得不好,也是名人名作,国家都承认,别人不承认还行?出不到我这个价钱我不卖。”原来老爷子是宁愿过苦日子也不肯掉价

    老爷子在他的那些宝贝雕像间,抚摩着,徘徊着,说:“卢进桥做的东西,总得比别人的价高点儿,总会有人识货的。”

    卢大师已经雕不动石头了,他只能一边雕着木头,一边在他的上千件作品的簇拥中,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尊严。而他的雕刻工厂,却慢慢地凋敝了







     他,一生经历颇为坎坷,在70余年的雕刻艺术生涯中,其石雕作品畅销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40多件作品曾荣获国内外大奖,5件作品被国家定为国宝,并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紫光阁永久收藏,4件作品被收录世界名牌产品系列丛书;

    他,毕生致力于石雕艺术的探索与创新,以传承和弘扬石雕艺术、为国家争光为己任,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与精湛的技艺开一代石雕艺术之先河,因此他被公认为是当代曲阳石雕传统派的代表人物;

    他,曾是河北省第五届人大代表、全国第五届人大代表,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罗干、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肖克将军、杨成武将军等人曾视察过他的公司,朱镕基还曾为他的公司亲自题名;

    他,是中国石雕界唯一的一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并被我国文化部授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其先进事迹不仅被国内外无数家新闻媒体广为报道,还被收录到《世界名人录》、《中国工艺美术界当代名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模大典》、《中国专家辞典》、《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典籍中……

    他,就是一代雕刻宗师——卢进桥。

                         一

    1927年,卢进桥出生在曲阳县北养马村一个贫农家庭里,由于家境贫寒,他在8岁那年便被寄养在东羊平村的舅舅刘东元家,并开始跟着舅舅学打雕刻,自此走上了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雕刻人生”之路。

    起初,由于卢进桥长得又瘦又小,拿不动锤子,刘东元便让他用泥巴学着捏一些泥人及猫、狗、鸡等小动物,这也是为雕刻造型打基础。稍大些时,卢进桥才开始学习雕刻,他努力汲取着前辈人积累下来的艺术精华,并很快掌握了一整套雕刻技法。13岁时,卢进桥背着雕刻工具,一边卖艺为生,一边游历于易县清西陵、正定大佛寺、赵县赵州桥、山西云岗石窟、五台山等名山大川及寺庙……民族文化与艺术的博大精深,充实了卢进桥对艺术的渴求,启发着他的艺术灵感。16岁时,卢进桥就已成为闻名方圆百里的石雕艺人了。

  蜂蜜甘甜,是因为采集了百花之粉;大海壮观,是因为汇聚了千河之水。卢进桥在实践中认识到:要使自己的雕刻技艺有新的发展,就必须向绘画、剪纸、泥塑、舞蹈、戏剧等多种艺术形式学习,来不断开拓视野,汲取各方面的营养。”他虽然不识一个字,但仍节衣缩食,省下钱来购买了许多书籍、年画、画册和“小人书”,如《故宫周刊》、《永乐宫壁画》、《龙门石窟》、《敦煌壁画》、《敦煌彩塑》等等。那些古代艺术大师创造的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成了他研究我国古代历史和术的重要资料,他一有空就对那些画册和图片进行研究。

    1940年,晋察冀边区军民反扫荡取得了大胜利,为了纪念在1939年11月逝世于唐县的白求恩大夫,边区政府决定在唐县修建一座白求恩烈士陵墓。当打听到刘东元在曲阳是最有名的雕刻艺人后,有关部门把修建烈士陵墓的任务交给了刘东元。就这样,卢进桥跟着舅舅一起来到邻近的唐县。由于白求恩大夫生前曾数次来曲阳抢救过伤员,也为众多老百姓看过病,因此卢进桥是听说过白求恩大夫的,也对白求恩大夫非常敬仰,他为能接受这样一项光荣的任务而感到自豪。雕刻现代人物,尤其是西洋人物,需要正面、侧面、背面三张照片,尽管提供的只有一张白求恩的正面照片,但白求恩精神却鼓励着卢进桥和舅舅,他们经过近一个月的精雕细琢,一尊栩栩如生的白求恩汉白玉雕像终于在他们的手中诞生了。白求恩烈士陵墓的建成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人们在白求恩雕像前深切缅怀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的时,也为卢进桥及其舅舅那高超的雕刻技艺而深深折服。

    1953年春,卢进桥积极响应上级号召,报名参加了修建宝成铁路工程。期间,在上万名石匠参加的打石料大比武中,凭借精湛的雕刻技艺,卢进桥以质量最好、速度最快而一举夺魁,不仅被评为“甲级劳动模范”,还被命名为“宝成线上的铁巴掌”。后来,他又参加了石阳、焦黄、沙丰线铁路工程的建设。

    1958年,首都北京要进行十大建筑的建设,为了更好地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曲阳县委、县政府决定建立曲阳县大理石厂。那时,参加完铁路建设刚回乡不久的卢进桥,便又加入到大理石厂的建设中去。他十分珍惜这次能施展自己才能的机会,在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再加上自己的大胆创新,因此人们对他雕出的东西评价很高。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卢进桥在县城南关创建了曲阳第一个雕刻联社,自任雕刻联社主任。成功,是悬崖峭壁上的一颗明珠,只有勇于登攀的人才能摘取。卢进桥正是这样一位奋斗不息的开拓者。1965年,年近40岁的卢进桥又到天津特艺厂学习牙雕技艺,他学成回到曲阳后,将石雕、木雕、玉雕和牙雕的雕刻技法进行反复较与研究,经过数年不断地探索,独创出剥荒、定型、雕琢、磨光、打亮结合的镂雕技法。更重要的是,他将牙雕玲珑剔透、木雕细腻入微、玉雕形象逼真的艺术风格成功地运用到石雕上,将古老的石雕艺术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水平,并实现了三大突破:一、在传统衣饰飘带的造型艺术上,他采取了牙雕的艺术特点,将衣饰飘带远离主体,向一方向飘飞,并根据石、玉料质硬而脆的弱点,利用衣饰飘带来回翻折与主体连在一起,克服了历代雕刻人物衣饰飘带紧紧贴在身上、死板僵硬的缺点,增强了人物衣饰飘带的动感。二、在传统人物发型、兽类鬃毛的造型艺术上,他采取了有高有低、有疏有密、聚散结合的造型艺术,克服了历代传统人物发型、兽类鬃毛平坦规矩的弱点,增强了人物发型、兽类鬃毛的真实感。三、在传统人物的造型特点上,他适当加大了人体某些部位的比例,克服了历代人物粗、矮、胖的缺点,既保持了传统人物雕像的古气,又增强了人物形象的美感。

    由于以上三大突破,便形成了卢进桥雕刻作品“面部丰盈慈祥,发型真实感强,衣饰静中有动,体态比例恰当,形象古朴典雅,稳重大方”的佛像艺术风格和“有工有艺,形神兼备,仿古有古气,古中有美感,仿真有实感,实中有夸张”的艺术特点。

                           二

   “文革”期间,卢进桥被打成“牛鬼蛇神”,而遭到造反派的无情批判与折磨。在批判期间,他还曾为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和后勤部先后雕刻了毛主席雕像。卢进桥被关进“牛棚”后,由于无石可雕,心里既十分憋闷,又感到空落落的,于是便找来一截木头,冒着遭受批判的风险,创作了封神演义中的《三大仕》,即文殊坐青狮、普贤坐白象、观音坐犼。三神像各乘坐骑,罗衣披于两肩,中胸袒露,皱折精细流动,衣裙曳地,衣袂饰带随风飘逸。作品完成后,没料到还是让造反派发现并被抄走。后来,《三大仕》作品被送到了广交会,十多个国家的客商争相竞购,最终被一个日本客商买下。那客商《三大仕》作品在日本东京、大阪、神户等地展出后,在日本国内引起很大轰动。后来,那客商曾数次来电报和信件给我国外贸部,追问《三大仕》作品创作者的名字。然而,造反派却签了他人一个名字而冒名顶替了真正的作者。

    值得一提的是,卢进桥被遣送回村后,痴迷于石雕艺术的他,仍钻在自家的山药窖里偷偷进行“地下”创作。由于怕走露风声,他只能在晚上干,尽管山药窖里没有天日,阴暗,潮湿,空气稀薄,但他感到十分欣慰和满足,他把那里当成自己最理想的工作室,他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精心培育着雕刻艺术的奇葩。

    1977年春,刚刚恢复职务的卢进桥带领着曲阳200多名雕刻艺人,担负起为毛主席纪念堂制作汉白玉栏板的雕刻工程,并负责全面技术工作。为了表达对毛主席的深切缅怀之情,也是为了给工人们做示范,卢进桥亲自动手化十五天雕出了第一块高质量的栏板。在他的带领下,工人们经过40多天日以继夜地的艰苦奋战,不仅高质地完成了任务,还比原定完工日期提前了48天。随后,《北京日报》、《河北日报》、《保定日报》相继报道了卢进桥的先进事迹。

    1978年,卢进桥当选为全国第五届人大代表。同年任曲阳县雕刻厂副厂长,主持厂里全面工作。他对厂里的体制大胆改革,实行了厂长负责制,精简了非生产人员,对工人工资采取了按工资定产值、产品以质分等、以质论价的办法,给雕刻厂带来了生机与活力,使亏损了十多年的雕刻厂扭亏为盈,把一个“死厂”办活了。

    1979年1月,卢进桥收到了河北省轻工厅的一封信函,通知他作为特邀代表准备于9月份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品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并要求在5月底之前交上一至三件作品参加大会展评。卢进桥看到信函后,立即找到县里主管部门汇报了情况。由于当地一些部门仍残留着“文革”遗风及派性斗争,当得知卢进桥被指定为进京参加大会的特邀代表后,有的领导说,曲阳石匠多得很,谁去参加会议要选举来定,选上了谁,谁再去。此后,省轻工厅几次打电话向县里要卢进桥的上报材料,但县里某些主管领导总是一推再推。转眼到了5月初,省轻工厅还没有接到关于卢进桥的材料,便派了一位科长专程来到曲阳。当那位科长听了卢进桥如实反映的情况后,也十分着急,就同卢进桥一起到县主管部门进行交涉。恰好,国家轻工部此时也向县里发来特邀卢进桥参加此次大会的信函,县里这才不得不为卢进桥放行。而,此时离交参展作品的时间仅剩下20多天。天有不测风云,卢进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点儿意外。一天晚上,他骑着自行车回家,由于刚下过雨,乡间土路泥泞不堪,他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摔进路边一个水洼中,右手小手指的骨头被摔折。第二天,卢进桥到医院接好了手指,医生叮嘱他要休息一段时间。但他回到家里,看到刚开凿的石料,不由得心急如焚,他还是拿起了铁锤和钢钎。那小手指不能弯曲,他就用其它手指握紧铁锤干起来。每敲一锤下去,那小手指便被震得疼痛难忍,几锤敲下去,小手指的断骨又错位了。他只得再去医院接好,医生再三叮嘱他至少要休息半个月,而他回到家后,又继续干起来。由于那小手指内部已严重损伤,右手掌也红肿得很厉害,已无法再拿铁锤了,这愁得他茶饭不思,急得围着石料团团转。后来,他让女儿帮忙,把铁锤绑在他的右小臂上,这样来继续打凿石料。凭着顽强的毅力和精湛的技艺,卢进桥经过20多天的日夜苦战,一件独具匠心、造型完美的“卧兽观音”作品终于雕刻成功了。这件石雕作品在北京展出时,受到国家领导人及专家们的一致好评,后又被选送到日本进行展览。同年,卢进桥被吸收为河北省美术协会会员,并当选为河北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理事长。

                           三

    1980年,卢进桥在曲阳东羊平村一个大破庙里,白手起家创建了曲阳县手工艺雕刻厂。他的家在养马村,离东阳平有8里地,但他把行李搬到了大庙里,天天守着厂子,和工人一起工作。他带领全厂工人大干了四个月,就全部还清了从银行及私人手中借来的钱,当年11月中旬,就完成产值40多万元。他们生产的石雕产品被天津进出口公司定为免检产品,远销30多个国家。

    1982年,卢进桥在位于县城南的五里岗又创办了曲阳县第二雕刻厂(后更名为曲阳芦进桥雕塑公司)。1983年2月,卢进桥承担了引滦入津纪念碑工程。引滦入津工程是党中央、国务院为解决天津市用水问题而批准的中国第一座现代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为了纪念这一伟大工程,也为了教育人们饮水思源,天津决定建立一座纪念碑,并希望与引滦入津工程同时竣工。整座纪念碑需用三百多方石料,如按往常施工进度,最少也要一年半时间,但当时离引滦入津工程完工仅不足六个月。面对工程浩大、工期紧迫、政治任务强等种种压力,卢进桥在工序上大胆创新,设计出一个边开料、边加工、边安装的科学施工方案。在他的指挥下,全厂职工兵分三路,经过连续作业,终于如期完成了这一巨大工程。纪念碑通高24米,碑柱18米,石像6米。浅灰色的花岗岩碑柱的一侧镌刻着一代伟人邓小平题写的“引滦入津工程纪念碑”九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碑柱的另外两侧,镶嵌着两幅浮雕,表现的是建设引滦工程的火热场面和天津人喜迎滦水的情景。纪念碑的顶端,是“母子盼水”纪念雕像:年轻的母亲一手怀抱婴儿,一手承接甘露,凝望着眼前的海河,表达了天津人民当时对清洁水源的渴盼,和今昔对比、饮水思源的情怀。随后,引滦入津纪念碑被评为“特等工程”,天津市委、市政府还授予卢进桥一面锦旗,上面书有“引滦入津,为民造福”八个金光大字,以示表彰。如今,引滦入津纪念碑已成为天津一处著名的标志性景观。

    在艺术生涯里,卢进桥永远年轻,勤奋与坚韧给他的艺术青春注入了无穷的生机与活力。困难不能使他低头,屈辱不能使他灰心,年龄不能使他止步,在多年的磨砺中,他的雕刻技艺达到了炉火陈清的地步。多年来,卢进桥曾先后承制过广州越秀公园“五羊”---广州标志性雕像、北京滨河公园组雕、人民大会堂河北厅历史名人肖像组雕、湖北省董必武纪念馆董必武雕像、河南少林寺大型牌坊、扎伊尔总统府大型国府雕刻、日本九龙壁巨雕、新加坡10组樟木巨型群雕、台湾“三百神浮雕”等国内外许多重大雕塑工程,他的公司也成为我国出口园林雕刻、建筑艺术雕塑、伟人肖像、旅游工艺品的重点生产单位,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和香港、台湾等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卢进桥在注重挖掘、整理和继承祖国传统雕刻艺术的同时,还十分重视对后继人才的培养与教育,他除了在公司带徒弟外,还于1986年与曲阳县教育局、曲阳第三中学联合创办了我国第一所培养雕刻专业人才的中等职业学校——曲阳县雕刻学校,并亲自给学生传授技艺,指导教学工作,为学校的发展付出了大量心血。多年来,曲阳雕刻学校已培养出大批中高级雕刻技术人才,为当地雕刻事业的长足发展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支持和保证。

                          四

    岁月悠悠,记录下卢进桥求索不息的脚步;时光荏苒,凝结着卢进桥倾心雕刻艺术的真情。在长期的探索与实践中,他把西方古典雕塑的写实手法、现代雕塑的抽象手法以及中国古代庙堂艺术的写意特点,融汇在传统的汉白玉雕刻中,他曾创作了《卧兽观音》、《坐兽观音》、《三大仕》、《木兰从军》等许多件传世精品。

    卢进桥的代表作《卧兽观音》,是根据封神演义中的神话故事而创作的。观音降服独角兽,寓意正义压倒邪恶,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在创作时,卢进桥把观音的头部置于最高点,使观音的肩、手、腿形成一条变化的斜线,独角兽放在右侧,兽角、耳朵和毛发形成一条弧线,观音头上隆起的发髻和兽角、耳朵三点形成向右的斜线,整个作品成“金”字塔型,有稳如泰山之感。恬静慈祥、慧眼微闭的观音与呲牙咧嘴、圆瞪双目的怪兽形成鲜明的对比。观音的面部、膝部与毛发、飘带形成疏密对比;装饰性的坐石既把人物和兽统一在一起,又与毛发、头饰、服饰形成粗细对比;兽的胡子、佛的飘带、坐石的洞穴与错落有致的外轮廓线形成直线,整个造型既静中有动,又对比和谐,充满音乐的旋律感。在刀法的处理上,卢进桥运用牙雕的刀功,对观音的脸、衣纹、头发、服饰、首饰的处理进行了深入的刻画,体现了干净利落、玲珑剔透、毫发皆显的牙雕艺术特点。对作品的各个部位,他运用磨光打亮的技巧,使整个作品达到了柔韧细腻、洁白无暇的玉石雕刻的韵味。因此,《卧兽观音》充分体现出卢进桥雕刻艺术的风格与特点,也成为他的经典作品之一。   1984年,卢进桥被收录到《中国工艺美术界当代名人》典籍中,从而成为全国石雕名人。1986年,在全国第六届工艺美术百花奖评比中,卢进桥选送的作品《卧兽观音》和《坐兽观音》,在强手如林的激烈竞争中,竟双双荣获我国在石雕行业首次颁发的“银奖杯”,并被永久陈放于中南海紫光阁。

    生命不止业不休,丹心一片铸石魂。卢进桥,这个从未进过学校大门的人,在不断的探索与拼搏中,创造出了骄人的成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已成为名扬海内外的石雕大师。1987年,河北省电影电视制作中心以卢进桥为原型,拍摄了电视剧连续剧《石魂》。1988年春,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全国工艺美术艺人、专业技术人员代表大会上,卢进桥被国家轻工部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光荣称号,并受到李鹏、姚依林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同年,由他口述经别人整理而成的《卢进桥雕刻艺术》一书公开出版发行。

    晚年中的卢进桥大师虽然身体欠佳,但仍在石雕艺术中继续进行着探索与追求,并传艺后人,其艺其德,着实令人敬佩和感动。2008年,他被我国文化部命名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传承人”。

    2009年2月18日晚,一代雕刻巨匠卢进桥因患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2岁。这个噩耗传来,令闻者无不震惊,皆为失去这样一位享誉国内外的雕刻大师而深感痛惜。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河北省雕塑艺术专业委员会及原国务院国际局局长王国泰、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王加林、保定市副市长刘宝玲等纷纷发唁电,对卢进桥大师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随后,当地政府及家乡群众为其举行了规模盛大的悼念活动。当时,笔者也曾赋诗一首,以此缅怀卢进桥大师:   少小学艺游四方,

    錾中天地塑沧桑。 承前启后技绝伦,   梅骨琴心德馨香。稀世珍品遐迩誉,   雕界大师美名扬。   玉石奇韵绽四海,  一代人杰自流芳。

    一代宗师承千古文明,双馨德艺传万世石魂。现在,卢进桥大师虽然已去,但他为之痴迷一生的曲,雕刻艺术将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他一生创造的无数件艺术珍品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将永远闪耀在世界雕刻艺术的长河中。他,一生经历颇为坎坷,在70余年的雕刻艺术生涯中,其石雕作品畅销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40多件作品曾荣获国内外大奖,5件作品被国家定为国宝,并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紫光阁永久收藏,4件作品被收录世界名牌产品系列丛书;

    他,毕生致力于石雕艺术的探索与创新,以传承和弘扬石雕艺术、为国家争光为己任,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与精湛的技艺开一代石雕艺术之先河,因此他被公认为是当代曲阳石雕传统派的代表人物;

    他,曾是河北省第五届人大代表、全国第五届人大代表,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罗干、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肖克将军、杨成武将军等人曾视察过他的公司,朱镕基还曾为他的公司亲自题名;

    他,是中国石雕界唯一的一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并被我国文化部授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其先进事迹不仅被国内外无数家新闻媒体广为报道,还被收录到《世界名人录》、《中国工艺美术界当代名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模大典》、《中国专家辞典》、《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典籍中……

    他,就是一代雕刻宗师——卢进桥。

                        


        卢进桥, 1927年生于河北曲阳,是享誉国内外的汉白玉雕刻大师,为石雕传统派的代表。他创造性地把牙雕、玉雕、木雕等工艺成功运用到石雕中去,使传统石雕技艺获重大突破。他先后参与了人民大会堂、北京火车站等著名十大工程建设和毛主席纪念堂建设,他创作的《三大仕》、《卧兽观音》、《坐兽观音》等5件作品被定为国家级珍宝永久收藏
 (部分文字来源于http://www.cnsan.org/a04/HTML/572.html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