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深圳下了一天的雨。下午我又一个人跑去了海边。
       自己穿行在海边的那些小渔村里。独坐在海边任海风吹进我每一寸的肌肤。望着阴云翻滚的天空发呆。
       自己久违了这样的心境,别人也许在这个时候巴不得躲在屋里,关闭门窗,喝上一杯热咖啡,看电视。或裹上毛毯徜徉在梦里。
       而我似乎是个怪人。偏偏喜欢这个时候去看海!

  我去的海边在深圳的东部,一个叫盐灶的小渔村。其实这个村子马上就不存在了。自去年和周海(一个环保的义工)告诉我,那里已经在建一个很大的化工厂。那一次我们去了很多人,来深圳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真正的走进了这么原始的渔村。当我很远的看到那些紧挨着海边独具特色的岭南房子隐映在海边一大片银杏树从里的时候。我就爱上了这里。我细细的品味着这里的每一丝气息。班驳的墙面上岁月留下印痕深深镶刻在长满青苔的泥土里,每一扇窗户里似乎都有一段故事在诉说。但那些用红颜色在每一户门上或者墙壁上写着大大的拆字,不得不相信。这个小小的渔村将不复存在。那时还有不少从深圳来拍婚纱的情侣们,恣意的享受着这里原始的自然和绿色散发着田野气息的美好阳光。那 天我们回去的很晚。站在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岸边,欣赏着明月和银河系里那些亮亮的星星,觉的它们很近,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抓到。

  自从哪次以后,盐灶成了我心里惦记的一个结。也许是知道它将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吧!心里总有一种无名的眷恋,总是找机会来这里走走 。内地的朋友来深圳我会带他们去,朋友们周末出去玩,我也推荐给他们,我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几次,有时就是匆匆的一过。只为看她一眼!

  今天我一个人又来到这里,我一家一家的从他们的祖屋前走过。用我的心和相机记下每一个打动我的细节,那些生活在这里人们的印记,几个小时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惟恐丢下什么似的。在一家祖屋的墙角里。透着微弱的光,我看到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那些照片已经被潮湿的海风所侵蚀,但隐约的还可以看出这一家几代人欢快的时光。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带走,我把它拍了下来,我想也许祖屋的主人是有意留下来的吧!让这些欢快但苦涩的记忆和这个陈旧的房子一起消失。

  村子了还有很多的狗,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人照管,但是那些已经瘦的没有一点精神的狗依然还在守着主人留下准备拆迁的房子里,一但有生人走过马上立起身来警觉的树起耳朵,履行着它们的使命,我从那些狗的目光里读懂了它们对主人的期盼。我被深深的感动着!并怀着崇敬的心境连同它们的目光收在我的相机里,狗历来都是人类的朋友,当人们把它们抛弃了,它们依然比人还忠诚!

   
        
        
       
      
       
评论区
最新评论